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秦正声蓝牙之家18302938569

Ti,Nordic,Dialog,cypress等蓝牙烧录工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美文欣赏 <<冯谖客孟尝君 >>  

2010-07-14 17:21:2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转载译文,出自<<战国策>>

  齐人有冯谖者⑴,贫乏不能自存⑵,使人属孟尝君⑶,愿寄食门下⑷。孟尝君曰:“客何好?⑸”曰:“客无好也。”曰:“客何能?”曰:“客无能也。”孟尝君笑而受之曰:“诺。⑹”
左右以君贱之也⑺,食以草具⑻。居有顷⑼,倚柱弹其剑⑽,歌曰:“长铗,归来乎⑾!食无鱼。”左右以告⑿。孟尝君曰:“食之⒀,比门下之客⒁。”居有顷,复弹其铗,歌曰:“长铗归来乎!出无车。”左右皆笑之,以告。孟尝君曰:“为之驾⒂,比门下之车客⒃。”于是乘其车,揭其剑⒄,过其友曰⒅:“孟尝君客我⒆。”后有顷,复弹其剑铗,歌曰:“长铗归来乎!无以为家⒇。”左右皆恶之(21),以为贪而不知足。孟尝君问:“冯公有亲乎?”对曰:“有老母。”孟尝君使人给其食用,无使乏。于是冯谖不复歌。
  后孟尝君出记(22),问门下诸客:“谁习计会(23),能为文收责于薛乎(24)?”冯谖署曰(25):“能。”孟尝君怪之,曰:“此谁也?”左右曰:“乃歌夫长铗归来者也(26)。”孟尝君笑曰:“客果有能也(27),吾负之(28),未尝见也。”请而见之,谢曰(29):“文倦于事(30),愦于忧(31),而性懧愚(32),沉于国家之事(33),开罪于先生(34)。先生不羞(35),乃有意欲为收责于薛乎?”冯谖曰:“愿之。”于是约车治装(36),载券契而行(37),辞曰:“责毕收(38),以何市而反(39)?”孟尝君曰:“视吾家所寡有者。”
  驱而之薛(40),使吏召诸民当偿者(41),悉来合券(42)。券遍合,起矫命以责赐诸民(43),因烧其券,民称万岁。
  长驱到齐(44),晨而求见。孟尝君怪其疾也(45),衣冠而见之(46),曰:“责毕收乎?来何疾也!”曰:“收毕矣。”“以何市而反?”冯谖曰:“君云‘视吾家所寡有者。’臣窃计(47),君宫中积珍宝,狗马实外厩(48),美人充下陈(49)。君家所寡有者以义耳(50)!窃以为君市义(51)。”孟尝君曰:“市义奈何?(52)”曰:“今君有区区之薛(53),不拊爱子其民(54),因而贾利之(55)。臣窃矫君命,以责赐诸民,因烧其券,民称万岁。乃臣所以为君市义也(56)”。孟尝君不说(57),曰:“诺,先生休矣(58)!”
  后期年(59),齐王谓孟尝君曰(60):“寡人不敢以先王之臣为臣(61)。”孟尝君就国于薛(62),未至百里(63),民扶老携幼,迎君道中。孟尝君顾谓冯谖(64):“先生所为文市义者,乃今日见之。”冯谖曰:“狡兔有三窟,仅得免其死耳。今君有一窟,未得高枕而卧也。请为君复凿二窟。”孟尝君予车五十乘(65),金五百斤,西游于梁(66),谓惠王曰:“齐放其大臣孟尝君于诸侯(67),诸侯先迎之者,富而兵强。”于是,梁王虚上位(68),以故相为上将军(69),遣使者,黄金千斤,车百乘,往聘孟尝君。冯谖先驱,诫孟尝君曰(70):“千金,重币也(71);百乘,显使也(72)。齐其闻之矣(73)。”梁使三反(74),孟尝君固辞不往也(75)。齐王闻之,君臣恐惧,遣太傅赍黄金千斤(76),文车二驷(77),服剑一(78),封书谢孟尝君曰(79):“寡人不祥(80),被于宗庙之祟(81),沉于谄谀之臣(82),开罪于君,寡人不足为也(83)。愿君顾先王之宗庙,姑反国统万人乎(84)?”冯谖诫孟尝君曰:“愿请先王之祭器(85),立宗庙于薛(86)。”庙成,还报孟尝君曰:“三窟已就(87),君姑高枕为乐矣。”
  孟尝君为相数十年,无纤介之祸者(88),冯谖之计也。

【注释】
⑴有冯谖(xuān)者:有一个叫冯谖的人。
⑵贫乏:贫穷。存:生活。
⑶属(zhǔ):请托。孟尝君:姓田,名文,齐国贵族,“孟尝君”是他的封号。战国四君子之一(其他三君子是魏国的信陵君,赵国的平原君,楚国的春申君。)
⑷寄食门下:到孟尝君门下讨口饭吃。
⑸何好(hào):爱好什么。
⑹诺:答应的声音,表示同意。
⑺左右:指孟尝君左右办事的人。以:以为。贱:轻视,贱视。
⑻食(sì)以草具:给他吃粗劣的食物。食:给……吃。草具,粗劣的饭食。
⑼居有顷:过了一段时间。
⑽倚:靠着。
⑾长铗(jiá):长剑。
⑿以告:把这件事(冯谖唱歌的事)告诉了孟尝君。
⒀食之:供给他饮食。
⒁比门下之客:按门下(有食鱼资格的)客人那样对待。
⒂为之驾:给他备了出门坐的车。
⒃有车客:有车坐的门客。
⒄揭,举起。
⒅过:访问。
⒆客我:把我当客人看待。
⒇无以为家:没有用来赡养家庭的东西。为家:养家。
(21)恶(wù):讨厌。
(22)出记:出了一个文告(征询门客的意见)。
(23)谁习计会(kuài):谁熟悉会计的业务?计会,即会计。
(24)文:孟尝君的名。责:同“债”。薛:地名,孟尝君的封地,在今山东滕县西南。
(25)署:署上自己的名字。指在文告上签名,表示能胜任此事。
(26)乃歌夫“长铗归来”者也:就是唱“长剑呵,我们还是回去吧”的那个人。乃:就。夫:语词,无实义。
(27)果:果真。
(28)负之:对不起他。
(29)谢:致歉。
(30)倦于事:被事务弄得很疲劳。
(31)愦(kuì)于忧:困于忧患,被忧患弄得头昏。愦:昏乱。
(32)懧(nuò)愚:懦怯无能。懧,同“懦”。
(33)沉:沉溺。
(34) 开罪:得罪。
(35) 不羞:不(因受到简慢)而感到屈辱。
(36)约车治装:预备车子,收拾行装。约:预备。治:整治,收拾。
(37)券(quàn)契:指债券。券:契据。古代的券分两半,各执其一作为凭证。如今天的合同。契:合同,证券。
(38)毕收:完全收齐。
(39)何市而反:买些什么东西回来。市:买。
(40)驱而之薛:驱车到薛地。之:往。
(41)使吏召诸民当偿者:让小吏召集老百姓中应当还债的人。
(42)悉来合券:都来对借据。
(43)起,矫命以责赐诸民:站起来,假托孟尝君的命令把债款送给欠债的老百姓。意即勾销债务,不必再偿还。
(44)长驱:直驱,中途不停下。
(45)疾:急,迅速。
(46)衣冠而见之:穿戴整齐接见他。衣冠,这里是名词作动词用,指穿衣、戴帽。
(47)臣窃计:我私下思考。窃:私自,谦词。计:考虑。
(48)实:充满。厩(jiù):马棚。
(49)美人充下陈:美女充满了后室。
(50)以义耳:只不过是“义”罢了。以,在这里是特殊用法,有仅、只的意思。
(51)窃以为君市义:我私下用债券替你买了“义”。以为:以之为。
(52)奈何:怎么样。
(53)区区:小小的。
(54)拊爱:即抚爱。子其民:把老百姓当亲生子女一样看待。
(55)贾(gǔ)利之:以商贾手段在他们身上谋取利益。
(56)乃臣所以为君市义也:这就是我替你买“义”的方式。所以:所用……。
(57)说(yuè):同悦。
(58)休矣:得了吧。算了吧。
(59)期年:满一年。
(60)齐王:指齐闵王 。
(61)寡人不敢以先王之臣为臣:我不敢把先王时的臣当做我的臣。先王,指齐闵闵王父亲齐宣王。孟尝君是齐宣王时臣,这句话是免去孟尝君之职的一种委婉之辞。
(62) 就国:到封地去。国,指孟尝君的封地。
(63)未至百里:(离薛)还差一百里。
(64)顾:转身,回头。
(65)乘(shèng):量词,四马一车叫乘。
(66)西游于梁:往西到梁去游说。梁,魏国都城,在今河南开封。
(67)齐放其大臣孟尝君于诸侯:齐国出让它的大臣孟尝君给诸侯。放:在此有“出让”之意。
(68)虚上位:空出最高的职位来。
(69)故相:原来的国相。
(70)先驱:前驱,在前面导行。诫:告。
(71)重币:厚礼。币:礼物。
(72)显使:显贵的使者。
(73)其:在这里表示推测,有大概的意思。
(74)三反:往返三次。
(75)固辞:一再推辞。
(76)赍(jī):携带。
(77)文车:彩绘的车。驷:一车四马叫一驷。
(78)服剑一:佩剑一把。
(79)封书谢孟尝君:封好了信向孟尝君道歉。
(80)不祥:不吉利。
(81)被于宗庙之祟:遭到了祖宗神灵降下的祸。被:遭受。
(82)沉于谄谀之臣:被谗谄阿谀之臣迷惑。沉:沉迷。
(83)不足为:不值得顾念、帮助。为:助。
(84)姑反国统万人乎:姑且回国都统领万民吧。
(85)先王之祭器:先王传下来的祭器。
(86)立宗庙于薛:在薛地立了齐国先王的宗庙。这是冯谖替孟尝君设的安身之计,孟尝君与齐王同族,立宗庙于薛,可使齐王重视薛地。
(87)就:营就,造成。
(88)纤(xiān)介:细微。介:通“芥”。


齐国有个叫冯谖的人,穷得没法养活自己,请人嘱托孟尝君,愿意投奔门下做个食客。孟尝君问:“他有什么爱好?”回说:“他没什么爱好?”“他有什么才干?”“他没什么才干。”孟尝君笑着收下他说:“行啊。”手下的人以为孟尝君看不起他,给他吃粗劣的食物。

住了一段时间,冯谖靠着柱子弹他的剑,唱道:“长长的剑把,咱们回去吧!没鱼吃的啥。”底下人报告上去。孟尝君说:“给他吃鱼,跟中等门客一个样。”又住了一段时间,冯谖又弹起他的剑把,唱道:“长长的剑把,咱们回去吧!出外没车驾。”底下人都笑话他,又报告上去。孟尝君说:“给他驾车,跟上等门客一个样。”于是他驾着车子,举着剑,到朋友家串门说:“孟尝君把我当成上客。”后来过了一阵,又弹起他的剑把,唱道:“长长的剑把,咱们回去吧!没法照顾家。”底下人都讨厌他了,认为他贪心不知足。孟尝君问:“冯先生有亲人吗?”回答说:“有个老母亲。”孟尝君派人供给冯母吃的用的,不让短缺。于是冯谖不再唱了。

后来孟尝君张贴文告征询家里养的众门客:“哪一位熟悉会计,能为我到薛邑去收债?”冯谖写下名字说:“我能。”孟尝君惊诧地问:“这位是谁?”底下人说:“就是唱‘长长的剑把,咱们回去吧’的人啊。”孟尝君笑道:“这位客人果然是有才干的,我对不起他了,一直没会过他面。”请他相见,赔礼说:“我琐事缠身精疲力倦,忧虑挂心头昏脑胀,个性懦弱生来笨拙,埋头于国家的事务中,对先生多有得罪。先生不见怪我,竟有意想为我到薛邑去收债吗?”冯谖说:“愿意。”于是套马备车,整理行装,带上债券契约启程了,告辞说:“债收完,买些什么回来呢?”孟尝君说:“看我家缺少的买吧。”

冯谖赶着马车到薛邑,叫办事员把该还债的乡民们都召集拢来核对债券。凭证全部对过,冯谖站起来,假传孟尝君的命令把欠的债赏赐给众乡民,借此把他们的债券烧了,乡民都呼叫万岁。
冯谖一路马不停蹄回到齐都,大清早就求见。孟尝君奇怪他这么快回来,穿衣戴冠接见他,问:“债收完了吗?回来得为什么这么快啊?”“收完了。”“买些什么回来了?”冯谖说:“您说‘看我家缺少的买吧’。我暗自考虑,您宫中珍宝成堆,宫外狗马满圈,堂下美人都站满了。您家里缺少的就是义罢了。我私下为您买了义。”孟尝君说:“买义是怎么回事?”冯谖说:“现在您有了小小的薛邑,不把乡民当子女般抚爱,相反还要用商人的手段取利于民。我已私自假托您的命令,把债赏赐给乡民们,借此把债券都烧了,乡民都喊万岁。这就是我为您买的义啊。”孟尝君不高兴,说:“行了,先生算了吧!”

一年后,齐闵王对孟尝君说:“我不敢使用先王的臣子做臣子。”孟尝君于是只好到领地薛邑。他离薛还有百里,乡民们扶着老的,牵着小的,在半路上迎接孟尝君。孟尝君回头对冯谖说:“先生为我买的义,今天终于看到了。”冯谖说:“狡猾的兔子有三个洞,只能免它一死罢了。现在您只有一个洞,还不能高枕无忧睡大觉。请让我为您再凿两个洞。”孟尝君给了他五十套车马,五百斤黄金,向西出访来到魏国,对魏王说:“齐国把大臣孟尝君赶到国外,诸侯谁先迎接他,谁就能国富兵强。”于是魏王空出了相国的位置,把原来的相国调任大将军,派了使者,带着黄金一千斤,车马一百套,去骋请孟尝君。冯谖抢先赶着马车回来,告诫孟尝君说:“千斤黄金,是隆重的礼品;百套车马,是显贵的使者。齐王该听说这消息了。”魏国的使者往返请了三次,孟尝君坚持辞谢不去。齐王听说,君臣都慌了,派太傅送来黄金一千斤,彩饰纹车二辆,马八匹,佩剑一柄,专函向孟尝君谢罪说:“我太不慎重了,遭到祖先降下的灾祸,被拍马奉承的臣子所蒙蔽,得罪了您,我是不值得您来帮助的。希望您看在先王宗庙的份上,能暂且回国来治理万民吗?”冯谖告诫孟尝君说:“希望你向齐王求得先王的祭器,在薛邑建立宗庙。”宗庙筑成,冯谖回报孟尝君说:“三个洞已经凿好,您就此高枕而卧,享受安乐吧。”孟尝君做相国几十年,没遭受一丝半点祸殃,都是冯谖的计谋啊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9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